墨尔本胜利vs川崎前锋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查看: 2351|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悉尼vs墨尔本胜利: 姚堯:精讀《商君書》第8集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9-23 15:40:25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算地第六(上)

  【題解】

  算地,即計算土地。商鞅將農戰視為富國強兵的唯一途徑,而農戰的基礎就是土地。有了土地才能種植糧食,有了糧食才能供養軍隊,有了軍隊才能守衛土地、擴張土地。因此,治國者務必對土地具備深刻而精準的認識。當人口多而土地少時,就要設法開拓土地。當土地多而人口少時,就要設法招徠人口,以此達到平衡。平衡達到后,國力就能提升。國力提升后,就要繼續開疆拓土??贗梁?,就要繼續招徠人口,以達到新的平衡。既然國家富強的基礎在于土地,那就必須舍棄空談之士、隱逸之士、勇武之士、技藝之士和商賈之士,因為這五類人謀生的資本皆在于其自身,而不依賴于土地,所以這五類人隨時有可能去國離鄉,到別的地方發展。唯一值得任用的,就是農戰之人。唯有農戰之人,才會將其謀生的資本牢牢綁定在土地上,才會是對國家既忠誠又有用的。因此,國家要從法令制度入手,使土地成為民眾儲藏財富的唯一載體,這樣民眾就會為了自身的名利而勤勉耕種,為了守護和開拓土地而積極作戰。當民眾勤勉耕種而積極作戰時,國家就必定會強大。

  【原文】凡世主之患:用兵者不量力,治草萊者不度地①。故有地狹而民眾者,民勝其地;地廣而民少者,地勝其民。民勝其地,務開②;地勝其民者,事徠③???,則行倍④。民過地,則國功寡而兵力少;地過民,則山澤財物不為用。夫棄天物遂民淫者,世主之務過也,而上下事之,故民眾而兵弱,地大而力小。

  【白話】

  大凡君主的弊病在于:用兵作戰時不衡量兵力,開墾荒地時不丈量土地。因此,有些國家是土地狹小而人口眾多的,那就是人口超出了土地;有些國家是土地寬廣而民眾稀少的,那就是土地超出了人口。人口超出土地,就要致力開拓土地;土地超出人口,就要設法招徠人口??贗?,軍隊就需要加倍擴充。人口超出土地過多,則國家就會收入不足而兵力稀缺。土地超出人口過多,則山川湖泊的財力物力就不能盡用。放棄自然資源,任憑民眾游蕩,這是君主在行政上的過失??扇緗襠仙舷孿露莢謖餉醋?,故而人口眾多而兵力卻很弱,土地博大而實力卻很小。

  【姚注】

 ?、倮常夯姆仙蕕奶锏?。度(duó):度量、丈量。

 ?、誑嚎?,開拓。有學者認為,此處的“開”當作“開墾荒地”解,這是不準確的,蓋此處的“地”并非單指農田,而是下文所指的“山林、藪澤、溪谷流水、都邑蹊道、惡田、良田”的總稱,故此處的“開”當作“開疆拓土”解。

 ?、坩猓赫嗅?,招攬。

 ?、芐校╤áng):行伍,軍隊。

  【姚論】商鞅認為,人口和土地之間,必須始終維持在一個恰當的比例上。如果人口超出土地過多,就需要開疆拓土;如果土地超出人口太多,就需要招徠人口,以此來達到平衡??上У氖?,這樣的平衡只是一種理想狀態,即便曾短暫存在,也不可能長期維持。為什么這樣說呢?假設國家現在已經處在這種理想的平衡狀態,故而能國富兵強??砂湊丈眺鋇睦礪?,一旦實現了國富兵強,就必須要對外發動戰爭,否則的話就會在內部產生毒素,禮樂之類的虱害就會產生,國家就必定會被削弱。(國強而不戰,毒輸于內,禮樂虱官生,必削;國遂戰,毒輸于敵,國無禮樂虱官,必強?!渡嘆欏とデ俊罰┒醞庾髡降慕峁?,要么是輸,要么是贏。如果打輸,國家當然會損失慘重。如果打贏——按照商鞅的說法,也一定能打贏——那么就必定會占有別國的土地,從而再次出現“地勝其民”的不平衡狀態。于是,就需要再次招徠更多的人口,以重新達到平衡。如果招徠人口也成功,那么土地比原的來更廣,人口也比原來更多,所以國家就比原來的更強大,就更需要對外發動戰爭了。事實上,秦國也正是在商鞅理論的指導下變成戰國時期的超級強權,進而兼并六國,統一天下的。那么統一天下之后呢?又該對誰作戰呢?于是,秦始皇向北攻擊匈奴,向南收取百越??墑撬孀磐戀孛婊腦齟?,秦始皇再也沒有辦法招徠到足夠多的人口來與這些新增土地平衡了。秦始皇派尉屠睢率領五十萬大軍兵分五路平定百越,結果只在東越和閩越取得勝利,卻在南越和駱越陷入曠日持久的苦戰,主帥尉屠睢也在戰爭中喪生。由于路遠山高,這五十萬大軍直至秦朝滅亡都未能參加中原戰事。秦始皇派蒙恬率領三十萬大軍北伐,取得了軍事上的決定性勝利,迫使匈奴北撤七百余里。然而,匈奴終究是行動飄忽的游牧民族,眼下雖然敗逃,一旦有機可乘還是會卷土重來。于是,秦始皇采取重兵駐防、徙民實邊、修筑長城和馳道等方略來鞏固邊防。以積極防御的思維經營北部邊防固然沒錯,可是秦始皇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投入如此多的人力、物力、財力,確實超乎了王朝所能承擔之負荷。甚至物力、財力都還好說,可以通過迫使民眾辛勤勞作來勉強支撐,最難以應對的是人力不足,秦朝北境根本就沒有那么多人口來支持如此龐大的防御工程。所以,秦朝就只好從內地征發民工北上,將原本位于楚地的陽城(今河南商水)人陳勝、陽夏(今河南太康)人吳廣征發到漁陽(今北京密云西南)戍邊。陳勝、吳廣二人因趕不上日期而被迫在大澤鄉揭竿起義,從此拉開了大秦王朝滅亡的序幕。由此可見,商鞅的這套理論也并非萬世不易的良法,放在國家由弱轉強、對外進取時是非常高效管用的,可當國家規模已經非常龐大,甚至已經統一天下時,就必須調整治國理念以懷柔守成了。

  【原文】故為國任地者①:山林居什一,藪澤居什一②,溪谷流水居什一,都邑蹊道居什一③,惡田居什二,良田居什四,此先王之正律也。故為國分田數:小畝五百④,足待一役,此地不任也。方土百里,出戰卒萬人者,數小也,此其墾田足以食其民,都邑遂路足以處其民,山林、藪澤、溪谷足以供其利,藪澤隄防足以畜⑤。故兵出,糧給而財有余;兵休,民作而畜長足。此所謂任地待役之律也。

  【白話】古代的君主在治理國家時利用土地的比例是:山地森林占十分之一,湖泊沼澤占十分之一,山澗河流占十分之一,城鎮道路占十分之一,壞田占十分之二,良田占十分之四,這是先王的正常法則。古代的君主在治理國家時分配田地的賦稅是這樣的:五百小畝土地征上來的賦稅,就足以用來應付一次戰役,因此國家的土地總是得不到充分利用。方圓百里的土地征收上來的賦稅,也足以供養一萬士兵對外作戰,這個數目依然是很小,所以國家的耕地足以供民眾生存,城鎮道路足以供民眾安居,山林、湖澤、溪谷足以供民眾獲取材料,湖澤的堤防足以供民眾積蓄資源。因此軍隊出征時,糧食充足而財貨有余;軍隊修整時,民眾勞作而積蓄豐足。這就是所謂利用土地以應付戰爭的法則。

  【姚注】

 ?、俟剩汗示?,過去。與后文的“先王”相對。

 ?、譫矗╯ǒu):水草茂密的沼澤湖泊?!端滴摹芳牽骸稗?,大澤也?!?br />
 ?、塒瑁▁ī):小路。

 ?、芐∧叮壕荻龐印鍛ǖ洹し縊住芳竊兀骸鞍粗苤?,步百為畝,畝百給一夫。商鞅佐秦,以一夫力余,地利不盡,于是改制二百四十步為畝,百畝給一夫矣?!笨芍?,周朝時一畝地的邊長是一百步,這樣一百畝土地正好適合一個成年男子耕種。公元前6世紀,即春秋晚期,中國發明了鑄鐵冶煉技術。公元前5世紀,即戰國初期,中國又發明了鑄鐵柔化技術。正是由于這兩項冶鐵技術的重要發明,使得鐵制農具得以在戰國中期被廣泛應用于農業生產。生產力的提高,使得每位農民能夠耕作的面積隨之增加。商鞅變法后將秦國一畝地的邊長設為之前的2.4倍,則面積是之前的5.76倍。商鞅擴大農戶耕作土地面積的政策,使得這種當時最為先進的生產工具因為規模經濟而得以更加廣泛地普及應用,為日后的秦國富強奠定了堅實的經濟基礎。

 ?、蓐潱╠ī):同“堤”,堤壩,堤防。

  【原文】今世主有地方數千里,食不足以待役實倉,而兵為鄰敵,臣故為世主患之。夫地大而不墾者,與無地同;民眾而不用者,與無民同。故為國之數,務在墾草;用兵之道,務在壹賞①。私利塞于外,則民務屬于農;屬于農,則樸;樸,則畏令。私賞禁于下,則民力摶于敵;摶于敵,則勝。奚以知其然也?夫民之情,樸則生勞而易力,窮則生知而權利。易力則輕死而樂用,權利則畏罰而易苦。易苦則地力盡,樂用則兵力盡。夫治國者,能盡地力而致民死者,名與利交至。

  【白話】現在的君主擁有方圓幾千里的土地,可糧食卻不足以用來應付戰爭、充實糧倉,而軍隊卻要與鄰國為敵,這就是我為現在的君主所擔憂的。土地廣闊卻不去開墾,這就跟沒有土地一樣。人口眾多卻不能使用,這就跟沒有人口一樣。因此,治家之法,關鍵在于開墾荒地;用兵之道,關鍵在于統一獎賞。堵塞民眾從農戰之外獲取私利的途徑,則民眾的努力就會歸集于農耕。民眾的努力歸集于農耕,那么性格就會樸實。民眾性格樸實,就會敬畏法令。禁止在下面私自行賞,那么民眾的力量就會凝聚于對敵作戰。民眾的力量凝聚于對敵作戰,就能取得勝利。憑什么知道就是這樣呢?因為按照人之常情,樸實就會變得勤勞而肯賣力,貧窮就會產生智慧而懂權衡??下裊突岵慌濾藍鐘詒皇褂?,懂權衡就會怕刑罰而肯吃苦??銑鑰?,就能夠將土地的潛力充分挖掘,樂于被使用,就能夠將軍隊的力量完全發揮。治理國家的人,能夠充分挖掘土地的潛力,又能夠讓民眾賣命,那么名和利就都可以得到了。

  【姚注】

 ?、僖忌停骸渡嘆欏ど托獺芳牽骸八揭忌駝?,利祿官爵摶出于兵,無有異施也?!幣饉際撬擔核降耐騁喚鄙?,就是要讓利益、俸祿、官職、爵位都只根據戰功來頒發賜予,而沒有其他的恩賜渠道。

  【姚論】

  在上古時期,戰爭的規模很小,五百小畝土地征上來的賦稅,就足以用來應付一次戰役。需要出動一萬士兵作戰,那就已經是很大的戰役了,但這只需要方圓百里的土地就能供應。所以在上古時期,軍費開銷并不對國家財政構成太過沉重的負擔,國家也不需要為了軍費而千方百計地開拓地利??墑塹攪蘇焦詡?,戰爭規模越打越大,對外作戰的軍隊經常是在十萬以上。等到秦趙長平之戰時,雙方參戰的總人數竟然高達近百萬人,這就使得糧草后勤已經成為決定戰爭勝負的關鍵因素。因此,戰國初年的李悝變法,其核心思想就是“盡地立之教”,通過發展農業生產以富國強兵,這些理念也為后來的吳起兵法和商鞅變法所繼承。正是由于軍費開支越來越大,所以戰國七雄坐擁數千里土地,卻經常感到財政收入不足以應付戰爭。因此,商鞅建議秦孝公務必要千方百計地調動民眾的積極性以從事農業生產,務必將民眾的名利來源與農業生產緊緊聯系在一起。

  【原文】民之性:饑而求食,勞而求佚,苦則索樂,辱則求榮,此民之情也。民之求利,失禮之法;求名,失性之常。奚以論其然也?今夫盜賊,上犯君上之所禁,而下失臣民之禮,故名辱而身危,猶不止者,利也。其上世之士,衣不煖膚①,食不滿腸,苦其志意,勞其四肢,傷其五臟,而益裕廣耳②,非生之常也③,而為之者,名也。故曰:名利之所湊④,則民道之。

  【白話】

  人的本性是:饑餓了就尋求食物,勞累了就尋求安逸,痛苦了就追逐歡樂,屈辱了尋求榮耀,這些都是人之常情。民眾追求利益,常?;崳ケ忱裰?;追求名譽,往往會喪失本性。憑什么斷言就是這樣呢?現在的那些盜賊,對上觸犯君王的禁令,在下喪失臣子的禮儀,故而名聲不佳而生命危險,可他們卻仍然不肯罷休,這都是為了利益啊。那些古代的士人,穿的衣服不足以溫暖肌膚,吃的食物不足以填滿腸胃,折磨自己的意志,辛勞自己的四肢,傷害自己的五臟,卻還越發覺得生活寬裕,這是違反人性常理的。而他們之所以還要這樣做,都是為了追求名聲啊。所以說:名利聚集的地方,民眾都會趨向于它。

  【姚注】

 ?、贌湥和芭?,溫暖。

 ?、讜9悖焊輝?砉??!堵塾鎩ぱФ芳牽骸白釉唬骸郵澄耷蟊?,居無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謂好學也已?!薄堵塾鎩び閡病芳牽骸白釉唬骸馱?,回也!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賢哉,回也!’”《論語·述而》記:“子曰:‘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于我如浮云?!備僑寮姨岢財獨值賴木又?,可這在商君看來是違反人性的,人性必定是“饑而求食,勞而求佚,苦則索樂,辱則求榮”的,所謂的安貧樂道只不過是那些士人為了邀名而已。

 ?、凵和靶浴?,天性,本性。

 ?、艽眨壕奐?。

  【姚論】

  宋朝有篇托名蘇洵的文章《辨奸論》【腳注】,用意是為了攻擊王安石,文中提到:“今有人,口誦孔、老之言,身履夷、齊之行,收召好名之士、不得志之人,相與造作言語,私立名字,以為顏淵、孟軻復出,而陰賊險狠,與人異趣。是王衍、盧杞合而為一人也,其禍豈可勝言哉?夫面垢不忘洗,衣垢不忘浣,此人之至情也。今也不然,衣臣虜之衣,食犬彘之食,囚首喪面,而談詩書,此豈其情也哉?凡事之不近人情者,鮮不為大奸慝,豎刁、易牙、開方是也?!狽氤砂諄暗囊饉際牽合衷謨姓餉匆桓鋈?,說著孔子和老子的言論,做著伯夷和叔齊的行為,糾集一些沽名釣譽和不得志的人,互相制造輿論,私下標榜,以為自己是顏回和孟子再生,而實際上卻是陰險狠毒,異于常人。這個人是王衍和盧杞的合體,其禍害豈是用言語就能說得清的?臉面臟了,不忘記清洗;衣服臟了,不忘記浣凈,這是為人的至理常情??上衷謖飧鋈巳床皇僑绱?,穿著奴仆穿的衣服,吃著豬狗吃的食物,頭亂得像個囚犯,臉臟得像在居喪,卻整天談論詩書,這難道是合乎情理的嗎?大凡為人處世不近乎人之常情的人,很少有不是大奸大惡的,像豎刁、易牙、開方就是這樣的一類人。

  【腳注】

  《辨奸論》不載于蘇洵的《嘉祐集》,最早見于南宋初年邵伯溫的《邵氏聞見錄》,學界多認為本文是邵伯溫冒蘇洵之名以攻擊王安石所作,但亦尚未有定論。

  1943年,美國心理學家亞伯拉罕·馬斯洛于發表《人類激勵理論》一文,在這篇文章中,馬斯洛提出了需求層次理論,他將人類需求像階梯一樣從低到高按層次分為五種,分別是: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實現需求。馬斯洛認為,人的需求存在一個從低級向高級發展的過程,只有當較低層次的需求得到基本滿足后,較高層次的需要才會出現。假設有個人同時缺乏食物、安全、愛和尊重,通常其對食物的需求是最強烈的,其它需要則顯得不那么重要。只有當人從生理需求的控制下解放出來時,才會出現更高級的、社會化程度更高的需求。

  從《商君書》到《辨奸論》,其核心思想都是與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一致的,都是認為人們絕不可能在基本的生存需求都不被滿足的情況下,去追求更高層級的仁義和詩書,因為這是完全違反人性的,會這樣做的人都是在沽名釣譽,都是大奸似忠,大偽似真。對于這種觀點,姚堯并不完全認同,而是更贊成孟子所說的:“無恒產而有恒心者,惟士為能。若民,則無恒產,因無恒心。茍無恒心,放辟邪侈無不為已?!保ā睹獻印ち夯萃跎稀罰┰謖飫?,孟子將人分成兩種,一種是普通人,一種是士人。普通人一旦缺少經濟基礎,不能滿足基本的生存需求,就會胡作非為,違法亂紀,不再遵守仁義廉恥。因此,要治理好普通人,光靠道德勸說是不夠的,首先得要滿足其基本的生存需求,這就是管子所謂的“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管子·牧民》)可是,孟子同時也強調了,在普通人之外還有一群士人,他們是在沒有“恒產”的前提下也能堅守“恒心”,在基本的生存需求無法保障的情況下也能堅守道德的。

  《孟子·告子上》記:“生,亦我所欲也;義,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義者也。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于生者,故不為茍得也;死亦我所惡,所惡有甚于死者,故患有所不辟也。如使人所欲莫甚于生,則幾可以得生者,何不用也?使人之所惡莫甚于死者,則凡可以辟患者,何不為也?由是則生而有不用也,由是則可以辟患而有不為也。是故所欲有甚于生者,所惡有甚于死者。非獨賢者有是心也,人皆有之,賢者能勿喪耳。一簞食,一豆羹,得之則生,弗得則死。呼爾而與之,行道之人弗受;蹴爾而與之,乞人不屑也?!幣饉際撬擔荷俏宜非蟮?,正義也是我所追求的,如果兩者不能同時獲得,我寧可舍棄生命而選擇正義。生命是我所追求的,但我所追求的東西里還有比生命更重要的,所以我不愿意做茍且之事。死亡是我所厭惡的,但我所厭惡的還有超過死亡的事,所以有的禍患我不會逃避。如果人所想要的沒有超過生命,那么只要是能保全生命,又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做的呢?如果人所厭惡的沒有超過死亡,那么只要是能逃避死亡,又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做的呢?但就是有這樣一些人,在可以這樣做就能保全生命時,偏不這樣做;在可以這樣做就能避免災禍時,也偏不這樣做。由此看來,人確實是有比生命更值得追求的,也有比死亡更值得厭惡的。不僅賢能的人會有這種心理,每個人都會有這種心理,只是賢能的人能夠堅守而不喪失罷了。一小筐飯,一小碗湯,得到就能活下來,得不到就只能餓死??扇綣沁漢茸鷗順?,那么即便是饑餓的路人也不會接受。如果是用腳踩踏后再給人吃,那么即便是乞丐也不屑于要?!?br />
  可見,無論是《論語》中提倡的安貧樂道、淡泊名利,還是《孟子》中提倡的舍生取義、不食嗟來,這都是古來圣賢一脈相承的高尚節操。雖然這種在困境中依然堅守節操的現象在人群中不占多數,但你不能否認這種現象的存在,更不能將這種現象一概視為奸詐虛偽和違反人性。后世儒家試圖將圣賢的高尚節操推廣到所有人,甚至于演變成“餓死事小,失節事大”的禮教桎梏,這顯然是錯誤荒謬的??墑欽庵滯耆袢細呱薪誆俅嬖詰南敕?,也同樣是錯誤的。當君主只知以名利激勵民眾,而不能以仁義教化民眾時,民眾也必然是只以名利之心看待君主。一旦君主遭遇困境而不能再給民眾以名利時,民眾也會如鳥獸散一般地與君主離心離德。秦國統一天下后,表面上看似堅不可摧,結果卻因陳勝起義而轟然倒臺,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秦朝派往各地的官吏并未全力以赴地鎮壓反叛,甚至還準備與當地豪強聯合反秦。無論是項羽起兵時所在的會稽郡守,還是劉邦起兵時所在的沛縣縣令,都是這般心思。那么,這般心思是如何產生的呢?不過是這些地方官吏見秦朝已經無法再保障其名利,遂只能通過反秦來博取名利罷了。

  本章未完待續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小黑屋|墨尔本胜利vs川崎前锋 |

GMT+8, 2019-10-19 01:40 , Processed in 0.110050 second(s), 15 queries .

外匯交易平臺 廣州治療白癜風醫院 廣州好的白癜風醫院

Powered by 墨尔本胜利vs川崎前锋 X3.4 © 2011-2017 墨尔本胜利vs川崎前锋 廣告QQ:3037457936

豫公網安備 41010502003328號

  豫ICP備17029791號-1

南寧白癜風治療醫院 方言915
快速回復 墨尔本胜利vs川崎前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