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胜利vs川崎前锋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查看: 3195|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悉尼fcvs墨尔本胜利预测: 姚堯:精讀《商君書》第7集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9-11 19:56:58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題解】

  說民,即討論民眾。民眾是國家的基礎,施政的對象,要想使國家強大,直至稱王天下,就必須精準深刻地理解民眾的性格特征。商鞅認為,民眾內心都是希望國家安定的,但是他們的行為卻經常導致國家混亂。因此,要想治理民眾,就不能對其放任自由,而必須要統一思想、規范行為,使其專心農戰,以達到富國強兵的目的。為了統一思想,就必須杜絕“辯慧”、“禮樂”、“慈仁”、“任譽”,以使民眾甘心聽從法令的制約。為了規范行為,就必須鼓勵告發奸邪,就必須對輕罪施以重刑,使得民眾不敢不遵守法令。當民眾在思想上得到統一,在行為上符合規范時,就能自己在內心和家中判斷是非對錯,那么政府的施政效率就會大幅提高。政府廉能高效,民眾專心農戰,則國家必定強大,民眾必定富裕。民眾富裕后,就會滋生安逸享樂的情緒,妨礙其今后繼續專心農戰。因此,國家還要在民眾富裕后設法減損其財富,以使其始終保持專心農戰的狀態,則國家也就能始終保持強大,直至稱王天下。本文在內容上與《去強》篇有諸多重合之處,故有學者認為本文是商君后學為《去強》篇作的注。對此,姚堯認為有這種可能性存在,但亦不必然就是如此?!渡嘆欏吩揪筒皇且徊烤哪被?、結構精巧的論著,而是商君后學對于商鞅生前著作的整理收集。同樣的觀點,商鞅曾在兩篇文章中闡述,這也是完全有可能的。讀者在閱讀本文時,亦可與《去強》篇互相參詳。

  【原文】辯慧,亂之贊也①;禮樂,淫佚之征也②;慈仁,過之母也③,任譽,奸之鼠也④。亂有贊則行,淫佚有征則用,過有母則生,奸有鼠則不止。八者有群,民勝其政;國無八者,政勝其民。民勝其政,國弱;政勝其民,兵強。故國有八者,上無以使守戰,必削至亡。國無八者,上有以使守戰,必興至王。

  【白話】

  善辯與聰慧,是違法亂紀的助力;禮制與音樂,是安逸享樂的導引;慈愛與仁德,是惹禍犯錯的根源;保舉與稱譽,是藏奸匿邪的巢穴。違法亂紀的事,是因為有了助力才得以流行;安逸享樂的事,是因為有了導引才得以實施;惹禍犯錯的事,是因為有了根源才得以產生,藏奸匿邪的事,是因為有了庇護才無法制止。這八樣東西有了群眾基礎,民眾就會凌駕于政令之上。國家沒有這八樣東西,政令就能夠將民眾制服。民眾凌駕政令,則國家就會衰弱。政令制服民眾,則兵力就會強大。因此,國家有了這八種東西,君主就無法驅使民眾參加防守和攻戰,就必定會導致國家被削弱直至滅亡。國家沒有這八樣東西,君主就有辦法驅使民眾參加防守與攻戰,就必定會使得國家興盛直至稱王天下。

  【姚注】

 ?、?贊:贊助,助力。善辯可以混淆是非,聰慧可以投機取巧,故稱其為違法亂紀的助力。

 ?、?征:征召,導引。禮制為貴族規定了享樂的特權,音樂為貴族提供了享樂的工具,故稱其為安逸享樂的導引。

 ?、?母:母體,本源。慈愛則不忍動用重刑,仁德則容易原諒過失,故稱其為惹禍犯錯的根源。

 ?、?任譽:《說文》記:“任,保也。譽,稱也?!薄逗親印ち礎芳牽骸盎鈐裟浼?,當死之民也,而世尊之曰:‘任譽之士’?!笨芍叭斡敝克詞前擁獵?、隱匿奸邪。鼠:當是“竄”字之誤。竄是“竄”的繁體字。竄是會意字,從鼠,從穴,意指老鼠躲藏在洞穴之中,故有“隱匿”之意。如《呂氏春秋·審分》記:“諂諛诐賊巧佞之人無所竄(竄)其奸”,意即諂媚阿諛、邪僻巧滑的人就無法藏匿其奸了。商君認為,保舉和稱譽常使奸邪者逃脫法律的制裁,故稱其為藏奸匿邪的巢穴。

  【原文】用善,則民親其親;任奸,則民親其制。合而復者①,善也;別而規者②,奸也。章善③,則過匿;任奸,則罪誅。過匿,則民勝法;罪誅,則法勝民。民勝法,國亂;法勝民,兵強。故曰:以良民治,必亂至削;以奸民治,必治至強。

  【白話】任用所謂的“善民”,那么民眾就只親近他們的親人;任用所謂的“奸民”,那么民眾就會依從國家的法制。民眾親近結合而互相掩飾,這就是所謂的“善民”;民眾疏遠分離而互相監督,這就是所謂的“奸民”。表彰所謂的“善民”,那么民眾的過錯就會被掩蓋;任用所謂的“奸民”,那么民眾的罪過就會遭懲處。民眾的過錯被掩蓋,那么民眾就會凌駕于法令之上;民眾的罪過遭懲處,那么法令就能夠制服民眾。民眾凌駕于法令之上,國家就會混亂;法令能夠制服民眾,兵力就會強大。所以說:用所謂的“良民”治國,國家就會混亂直至被削弱;用所謂的“奸民”治國,國家就能得治直至強大。

  【姚注】

 ?、俑矗和ā案病?,覆蓋,掩飾。

 ?、詮媯和ā翱?,窺探,監視。

 ?、壅攏和ā罷謾?,彰顯,表彰。

  【姚論】

  《孟子·離婁上》記:“人人親其親,長其長,而天下平?!幣饉際撬擔好扛鋈碩記捉約旱那茲?,尊重自己的長輩,那么天下就太平了??杉諶寮業鬧髡爬?,親親是非常重要的核心價值。法家則針鋒相對,認為提倡親親會導致國家混亂衰弱。那么,親親會有什么問題呢?《論語·子路》記:“葉公語孔子曰:‘吾黨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證之?!鬃釉唬骸岬持閉咭煊謔?,父為子隱,子為父隱,直在其中矣?!幣饉際牽閡豆鑰鬃擁潰骸拔頤悄嵌懈穌鋇娜?,他的父親偷了羊,做兒子的就出來告發?!笨鬃擁潰骸拔頤悄嵌雜謖鋇謀曜疾皇欽庋?。父親會為兒子隱瞞,兒子會為父親隱瞞,這才是正直?!庇紗絲芍?,親親必定會導致互相隱瞞,互相隱瞞就必定會導致法令被凌駕,法令一旦被凌駕,就必定會導致混亂,而這些都是法家所決不允許的。因此商鞅認為,必須任用儒家所貶斥的“奸民”,鼓勵民眾互相告發,才能確保過錯不被掩蓋,才能維護法律的尊嚴。

  【原文】國以難攻,起一取十,國以易攻,起十亡百。國好力曰以難攻,國好言曰以易攻。民易為言,難為用。國法作民之所難,兵用民之所易,而以力攻者,起一得十;國法作民之所易,兵用民之所難,而以言攻者,出十亡百。

  【白話】國家通過困難方式進攻,動用一分的力量就可以獲得十分的成果。國家通過容易方式進攻,動用十分的力量就會喪失百倍的利益。國家注重實力,就叫作通過困難的方式進攻;國家喜好空談,就叫作通過容易的方式進攻。民眾以空談為容易,以出力為困難。國家用法律促使民眾習慣于出力的難事,那么作戰時民眾就會覺得容易,就會用實力攻擊敵人,結果動用一分的力量就可以獲得十分的成果。國家用法律促使民眾習慣于空談的易事,那么作戰時民眾就會覺得困難,就想用空談來對付敵人,結果動用十分的力量就會喪失百倍的利益。

  【姚論】

  《說文》記:“作,起也?!憊省白髏瘛奔蔥似鴯睦?、倡導促成之意。民眾的本性是以出力為難,那么國家就要用法律促使民眾在平常習慣于難事,故稱“國法作民之所難”。一旦平常習慣于難事,難事也就逐漸成了易事。待到用兵之時,就能讓民眾用已覺容易的出力去攻擊敵人,故能“起一得十”?!賭鮮貳こ瑪汛芳牽骸氨汕斬揮?,不可一日而不備?!備潛蝗詹槐?,就會隨其本性而耽于空談易事,待到用兵之時令其出力就會覺得困難,就會總想著用空談來對付敵人,故將“出十亡百”。

  【原文】罰重,爵尊;賞輕,刑威。爵尊,上愛民;刑威,民死上。故興國行罰,則民利;用賞,則上重。法詳,則刑繁;邢繁,則刑省。民不治則亂,亂而治之又亂。故治之于其治,則治;治之于其亂,則亂。民之情也治,其事也亂。故行刑,重其輕者,輕者不生,則重者無從至矣,此謂治之于其治者。行刑,重其重者,輕其輕者,輕者不止,則重者無從止矣,此謂治之于其亂也。故重輕則刑去事成,國強;重重而輕輕,則刑至而事生,國削。

  【白話】加重刑罰,爵位就顯得尊貴;減輕賞賜,刑罰就顯得威嚴。爵位尊貴,才能體現君主對民眾的愛護。刑罰威嚴,才能激勵民眾為君主效命。因此,興盛的國家使用刑罰,民眾就能為君主所用;使用賞賜,民眾就能對君主敬重。法令詳細,則刑罰就會繁多。刑罰繁多,那么受刑的人就會減少。民眾不治理就會混亂,待其混亂后再來治理,就會更亂。因此,在國家安定時去治理,就能治好;在國家混亂時去治理,就會更亂。民眾的內心都希望國家安定,可是他們的行為卻經常導致國家混亂。因此在使用刑罰時,要對輕罪施以重刑,那么輕罪就不會發生。輕罪都不會發生,重罪就更不會發生了,這就是所謂的在國家安定時治理。在適用刑法時,如果只是對重罪施以重刑,對輕罪施以輕刑,那么輕罪就不會停止。輕罪不會停止,那么重罪就也不會停止,這就是說所謂的在國家混亂時治理。因此,對輕罪施以重刑,就可以免于用刑,就能夠把事情辦好,使國家強大。對重罪施以重刑,對輕罪施以輕刑,則刑罰一直在使用,而事件一直在發生,國家就會被削弱。

  【姚論】

  一般來說,人們總是傾向于對重罪施以重刑,對輕罪施以輕刑,這才叫量刑得當??墑竊諫眺笨蠢?,如果對輕罪只施以輕刑,那么就無法令民眾感到恐懼。民眾不對刑罰感到恐懼,就很容易選擇犯罪。民眾習慣于犯輕罪,就遲早會犯重罪,致使社會動亂,罪犯叢生。等到社會已經動亂,再想來治理民眾,就相當困難了。因此商鞅認為,要想真正令民眾免于刑罰,就得讓民眾一開始就連輕罪都不敢犯。要想讓民眾連輕罪都不敢犯,就必須對輕罪施以重刑,以達到恐嚇的效果。那么,如果對輕罪施以重刑,那該如何對待重罪呢?在商鞅看來,連輕罪都不敢犯的民眾是不會觸犯重刑的,這就是法家的理想社會。

  【原文】民勇,則賞之以其所欲;民怯,則殺之以其所惡①。故怯民使之以刑則勇,勇民使之以賞則死。怯民勇,勇民死,國無敵者必王。

  【白話】民眾勇敢,那么就用他們想要的東西來激勵他們的勇敢;民眾膽怯,那么就用他們憎惡的東西來破除他們的膽怯。因此,對膽怯的民眾施加刑罰,就能使他們變得勇敢,對勇敢的民眾使用獎賞,就能令他們拼死效命。膽怯的民眾變得勇敢,勇敢的民眾拼死效命,那么國家就將所向無敵,必能稱王天下。

  【姚注】

 ?、?殺:消除。

  【姚論】

  《商君書·錯法》記:“人君不可以不審好惡。好惡者,賞罰之本也。夫人情好爵祿而惡刑罰,人君設二者以御民之志,而立所欲焉?!憊時徑嗡傅摹八?,當是指爵祿,所指的“所惡”,當是指刑罰。

  【原文】民貧,則國弱;富,則淫。淫則有虱,有虱則弱。故貧者益之以刑,則富;富者損之以賞,則貧。治國之舉,貴令貧者富,富者貧。貧者富,國強;富者貧,三官無虱①。國久強而無虱者,必王。

  【白話】

  民眾貧窮,則國家衰弱;民眾富裕,則放縱游蕩。放縱游蕩就會有虱害,有虱害國家就會被削弱。因此,對于貧窮的人,要用刑罰來迫使他們創富,這樣他們就能致富。對于富裕的人,要用獎賞來激勵他們捐財,這樣他們就會變窮。治理國家的舉措,關鍵在于要能令貧窮的人致富,令富裕的人變窮。貧窮的人致富,那么國家就會強大。富裕的人變窮,那么農民、商人和官員就不會有虱害。國家長期強大而有沒有虱害,就必定能稱王天下。

  【姚注】

 ?、偃伲杭礎度デ俊菲傅摹芭?、商、官三者,國之常官也?!?br />
  【姚論】

  在法家看來,民眾之所以會貧窮,都是因為安逸享樂、空談懶惰所致,要想讓民眾致富,就得用刑罰迫使他們勤于農戰。只要民眾勤于農戰,就必定會變得富裕,而一旦民眾變得富裕,就又會開始安逸享樂、空談懶惰。因此,為了讓民眾始終保持勤于農戰的狀態,國家還要設法在民眾富裕后減損其財產,使其始終保持對于積累財富的渴望??扇綣苯勇傭岷兔皇彰裰詰牟撇?,必將招致其激烈抵抗,所以商鞅提出要用獎賞的方法,激勵民眾自愿捐出其財產。具體是怎樣操作的呢?商鞅在《商君書·靳令》上說:“民有余糧,使民以粟出官爵,官爵必以其力,則農不怠”,在《商君書·壹言》上說:“治國者貴民壹,民壹則樸,樸則農,農則易勤,勤則富。富者廢之以爵,不淫;淫者廢之以刑,而務農?!笨杉眺彼降摹案徽咚鷸隕?,則貧”就是要讓民眾用余糧來換取官爵。下文提到“家不積粟,上藏也”亦是此故。

  【原文】刑生力,力生強,強生威,威生德,德生于刑。故刑多,則賞重;賞少,則刑重。民之有欲有惡也,欲有六淫①,惡有四難②。從六淫,國弱;行四難,兵強。故王者刑于九而賞出一③。刑于九則六淫止,賞出一則四難行。六淫止,則國無奸;四難行,則兵無敵。

  【白話】刑罰衍生出實力,實力衍生出強大,強大衍生出威勢,威勢衍生出衍恩德,恩德都是從刑罰中來。因此,刑罰種類多,獎賞就顯得厚重。獎賞不濫用,刑罰就顯得莊重。民眾有自己喜歡的事,也有自己討厭的事,喜歡的事包括六淫,討厭的事包括四難。放任六淫,國家就會被削弱;推行四難,兵力就能變強大。因此,稱王天下的國家,刑?;岜輝擻迷諦磯嚳矯?,而獎賞就只出自一條途徑。刑罰運用在多個方面,則六淫就會禁止。獎賞出自一條途徑,則四難就能推行。六淫禁止,則國家沒有奸邪;四難推行,則軍隊沒有敵手。

  【姚注】

 ?、倭褐浮度デ俊菲興降摹傲保核曄?、食虱、美虱、好虱、志虱和行虱。

 ?、謁哪眩旱筆侵賦雋?、捐財、重罰、告奸這四件難事。

 ?、劬牛盒槭?,意指很多。一:唯一,即農戰?!杜┱健菲牽骸懊竇俠右伎粘鲆?,則作壹;作壹,則民不偷營;民不偷營,則多力;多力,則國強?!?br />
  【原文】民之所欲萬,而利之所出一。民非一,則無以致欲,故作一。作一,則力摶;力摶,則強。強而用,重強。故能生力,能殺力,曰攻敵之國,必強。塞私道,以窮其志;啟一門,以致其欲,使民必先行其所惡,然后致其所欲,故力多。力多而不用,則志窮;志窮,則有私;有私,則有弱。故能生力,不能殺力,曰自攻之國,必削。故曰:王者,國不蓄力,家不積粟。國不蓄力,下用也;家不積粟,上藏也。

  【白話】民眾想要的欲望成千上萬,可是獲得的途徑只有一條。民眾不經由這條途徑,就不能獲得其想要的欲望,所以只能專心從事農戰。民眾專心從事農戰,則力量就能凝聚。力量凝聚,國家就能強大。國家強大而又對外進攻,就是強上加強。因此,能夠積聚實力,又能消耗實力的國家,叫作攻擊敵人的國家,必定會強大。堵塞謀求私利的邪路,以斷絕民眾的妄想;開啟唯一獲利的門路,以滿足民眾的欲望,使民眾必須先做他們所討厭的事,然后才能獲得他們想要的欲望,這樣就能使國力強大。國力強大卻不使用,則民眾的愿望就會落空;愿望落空,就會產生私心;產生私心,則國家就會衰弱。因此,能夠積聚實力,卻不能消耗實力的國家,叫作攻擊自己的國家,必定會被削弱。所以說:凡稱王天下者,國家不儲藏實力,家庭不囤積糧食。國家不儲藏糧食,是因為可以調動民眾的力量。家庭不囤積糧食,是因為糧食被收藏在國庫中。

  【原文】國治:斷家王①,斷官強,斷君弱。重輕,刑去。常官,則治。省刑,要保②,賞不可倍也③。有奸必告之,則民斷于心。上令而民知所以應,器成于家,而行于官,則事斷于家。故王者刑賞斷于民心,器用斷于家。治明,則同;治暗,則異。同則行,異則止。行則治,止則亂。治,則家斷;亂,則君斷。治國者貴下斷,故以十里斷者弱,以五里斷者強。家斷則有余,故曰:日治者王。官斷則不足,故曰:夜治者強。君斷則亂,故曰:宿治者削。故有道之國,治不聽君,民不從官。

  【白話】治理國家可以分為三等:在民眾家中就能決斷是非的國家能稱王天下,由官吏來決斷是非的國家強大,由君主來決斷是非的國家衰弱。對輕罪施以重刑,就可將刑罰免去。按照法規來任用官吏,國家就能夠得治。要減省刑罰,就得在民眾中建立約束擔保制度,答應給告發者的獎賞不能失信。一旦發現奸邪就主動告發,這就是在民眾心中就能決斷是非。君主發布命令后,民眾就知道該如何響應。器物在家中做成后,就能在官府中通行,這就是在民眾家中決斷是非。因此,對于能稱王天下的國家,刑罰和獎賞在民眾心中就能決斷,器物和用具在民眾家中就能夠決斷。政治清明,則民眾的是非判斷就與君主相同。政治黑暗,則民眾的是非判斷就與君主各異。是非判斷相同,政令就能推行。是非判斷各異,政令就不能推行。政令能夠推行的國家就得治,政令不能推行的國家就混亂。得治的國家,民眾在家中就能決斷是非?;炻業墓?,就必須等到君主來決斷是非。治理國家的關鍵,就是要能在下層作出決斷。因此,在十里內才能決斷的國家衰弱,在五里內就能決斷的國家強大。在民眾家中就能決斷是非的,官府的辦公時間就充足,所以說:在白天就能把當天的政事處理好的,國家就能稱王天下。如果事情都要等到官吏來決斷,那么官吏的辦公時間就會不足。所以說:在夜里才能把當天的政事處理好的,國家就會強大。如果事情都要交由君主來處理,那就會忙亂不堪,所以說:留到隔天才能把政事處理好的,國家就會被削弱。因此,凡是治理得當的國家,官吏處理政事不必聽從君主,民眾處理事務也不必聽從官吏。

  【姚注】

 ?、?斷家王:斷于家者王。后文的“斷官強,斷君弱”亦是此意。

 ?、?要(yāo):要約,約束。保:連保,連坐。此句意指令民眾互相約束擔保,使民眾因彼此間互相監督而不敢犯法,故刑罰得以減省。

 ?、?倍:通“背”,違背,失信。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小黑屋|墨尔本胜利vs川崎前锋 |

GMT+8, 2019-10-19 00:12 , Processed in 0.108180 second(s), 15 queries .

外匯交易平臺 廣州治療白癜風醫院 廣州好的白癜風醫院

Powered by 墨尔本胜利vs川崎前锋 X3.4 © 2011-2017 墨尔本胜利vs川崎前锋 廣告QQ:3037457936

豫公網安備 41010502003328號

  豫ICP備17029791號-1

南寧白癜風治療醫院 方言915
快速回復 墨尔本胜利vs川崎前锋 返回列表